<input id="efvwd"><li id="efvwd"></li></input>
      1. <label id="efvwd"><address id="efvwd"></address></label>
        1. <tr id="efvwd"><strong id="efvwd"></strong></tr>
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許肯中文網 > 修戰 >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半招廢神魔

          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半招廢神魔

            書名:修戰  類別:歷史軍事  作者:獨望 || 錯誤/舉報 更新/提醒 投票推薦

                感覺到溫度的變化,朱育篤速度降低,就在猶豫是否還要繼續近身童川的時候,面色卻是大變,就在猶豫這瞬間,溫度已經低到能夠影響他速度,甚至在措手不及間,連體內元氣都被冰凍.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是什么手段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朱育篤大駭,他還從未見過如此神秘的手段,不見童川有任何動作,但是卻能夠將周身數十丈之內溫度影響到這種程度,而去他此時距離童川還有不少距離,他能夠想象得到,若是在童川身體旁,那又該是何等恐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能近身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僅僅瞬間,朱育篤便有了決斷,就欲后退,卻見童川淡笑面對于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現在后退可有些晚了哦!”童川笑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說話的同時,原本的極寒突然消失,還不等朱育篤明白這是怎么回事,一股熱lang突然襲來,似乎全身都深處火海之中,猶如下一刻便要燃燒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噗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極寒與極熱的瞬間轉換,朱育篤無法承受,一口鮮血噴出,他終于明白為何羅家在得知是他守擂的時候還要派童川出戰,原來是能夠克制神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咻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輸了,論速度,我比你更快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破風聲與童川細語之聲同時響起,還不等朱育篤反應過來,童川的身形突然出現在他身旁,其后背有著一對雙翅,一對表面全是冰塊的雙翅,一指輕點其手臂,下一刻這只臂竟然已經燃燒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朱育篤發出慘叫之聲,連忙調動元氣向手臂匯聚而去,甚至都沒有理會一旁的童川,不過就算如此也沒有得到絲毫緩解,反而越加糟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愚蠢,你現在體內元氣都擁有極致之熱,卻用來救火,你認為有用么?”童川搖頭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朱育篤面色涌現猙獰,一手握拳向童川轟去,眼看即將得手的時候,身前身影一顫,他的拳頭直接穿透,竟然是殘影!

                與此同時童川身形出現在百丈之外,雙手環抱,背后雙翅震動,雖說神魔的速度的確比同境界神虛快,但是他卻是一個例外,他擁有朱雀翼,此時的速度就算與渡劫修神著比起來也不弱絲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當然,現在的童川可不敢明目張膽的動用朱雀翼,那樣可是會暴露身份,因此他在朱雀翼表面施加了極寒之力,令外表看上去宛如冰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平淡的盯著不斷發出慘叫聲的朱育篤,童川微微搖頭,那燃燒的手臂已經廢了,若再是等待的話,將引火燒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噗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突然間,細微聲音響起,鮮血橫撒,血光閃過,而那燃燒的手臂已經離開了朱育篤的身體,在其身旁,那位劍盟二長老單手持劍,面色不悲不喜,也不看朱育篤,帶有震驚之色的雙眼盯著童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是領域,而且還是兩種完全相反的領域,此子不凡!”老嫗心中震驚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畢多慈望著這位陌生的青年,臉上的淡笑終于消失,浮現凝重,而那朱顏也是如此,雙眼閃動異色,也不知這兩位高手此時在想什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所有人望著半空,艱難的咽下唾沫,此戰很快,快到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,就分出勝負,輸者斷臂,勝者不出半招!

                羅家人都木呆的望著童川,雖然他們都知道童川很強,但是也沒有想到居然會強得如此離譜,即便是見識過其手段的羅四妹也是如此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半招廢神魔!

                所有人望著那凌空而立的青年,皆是呆滯,一位神魔就這樣敗了?甚至眾人還未看清童川是如何出手,便見那朱育篤受傷,而前者不過輕然觸碰一下手臂,旋即手臂遍燃燒起來,手段不可謂不神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羅家羅秉秉等人也是如此,雖然他們都知道童川實力不弱,連羅陽都贊不絕口,答應其要求,百萬元液天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百萬元液就算用來邀請渡劫高手,也綽綽有余,當見羅陽答應童川要求的時候,所有人都震驚,認為其價格太高,但是既然是羅陽答應,他們也不好多說什么,但是此刻卻突然發現,或許這一次真的能夠送一位神虛進入渡劫擂臺戰之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朱顏與畢多慈相識一眼,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震撼之色,剛才童川施展的神秘手段就算是他們也無法做到,雖然能夠做到秒殺神虛程度,但是卻無法如此從容,必定要施展強大手段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那被稱為二長老的老嫗收起眼中驚嘆,對著童川笑道:“不知小友是哪方勢力之人?望了自我介紹了,老身是劍盟二長老姬菇,人稱劍癡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童川眉頭一挑,居然沒有想到這位五劫仙居然會與他主動交談,不過既然沒有露出任何敵意,甚至還和顏悅色,他自然也不能給對方臉色看,當下抱拳,道:“在下并非任何勢力之人,乃是一位散修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聞言,姬菇面色一喜,大笑道:“哈哈,如此天才居然并非勢力之人,若是大勢力之人,恐怕早就突破神虛,成為一位渡劫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頓了頓,姬菇收起臉上笑色,涌現凝重,道:“不知小友可否愿意加入劍盟?老身承諾,只要你愿意,就能夠成為劍盟執事,待調查清楚小友真實背景之后,若無意外,長老一席必有小友位置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聲音傳蕩開來,無數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,劍盟什么時候空開如此邀請過一位修仙者?何況還僅僅是神虛實力,無數渡劫高手擠破腦袋想要成為劍盟長老都不行,此時卻被一位神虛輕易得到機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劍盟,北域頂尖勢力之一,其內高手無數,而長老一職卻只有劫仙才能夠擔任,這是北域所有人都知道的規矩,但是這個規矩卻被一位神虛打破,至于姬菇所說之言的肯定性,沒有人懷疑,身為一位五劫仙,而且還是劍盟二長老,其話語的重量在既劍盟之中不言而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畢多慈面色一變,他原本僅僅是一位散修,直到渡劫失敗成為一位劫仙的時候這才尋上劍盟,希望得到長老一職,但是劍盟卻猶豫不決,最后依然還是沒有同意此事,眼看童川輕易得到如此殊榮,他心中怎能平靜?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朱顏卻是雙眼虛瞇,雙眼緊緊盯著童川,想要看出一些東西,但是卻無所收獲,至于童川剛才到底施展了什么手段,他也并非很清楚,只是感應到周遭溫度的避極致變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羅家一行人則是激動不已,若是童川真的加入劍盟,以姬菇對其的看重,只要一句話,那么這連岳城的掌控權便能夠落入羅家之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童川也因為姬菇的話一驚,旋即細細看了后者一眼,搖頭笑道:“在下自由慣了,不想被勢力束縛,前輩好意心領了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見童川拒絕,姬菇嘆息,她已經放下身段主動邀請童川,既然被拒絕,她也不好再開口了,輕輕揮了揮手,示意擂臺戰繼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其他人則都是吃驚不已,沒有人會想到童川居然會拒絕,居然拒絕了北域頂尖勢力的劍盟,而且還拒絕了長老一職,在所有人看來,如此行徑就是腦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多少人想要得到這個機會,卻沒有絲毫可能,但是既然劍盟主動邀請,哪有拒絕的道理?

                要知道劍盟雖然無法與西域那些頂尖勢力相比,但是也不會弱多少,在北域之中也能夠排進前三之列,如此勢力的邀請任誰都會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,但是今日卻出現一個怪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此刻所有人都不明白童川心中所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視線望向畢家,當初羅陽曾說過,這神虛擂臺戰乃是三人一輪的進行,每一輪三家都必須派人出場,而現在已經被淘汰了一人,那么出場的就必定是畢家之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隨著童川視線的望去,畢家除了畢多慈之外都的露出猶豫之色,若是細看的話,甚至還能夠發現其中還有恐懼在其中,親眼見過童川的戰斗,但是卻沒有弄明白那神秘手段,他們也不敢妄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畢業,你去!”畢多慈平淡吩咐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聞言,一位中年面色一變,連忙道:“大伯,我不過神虛大成實力,而且在計劃中我也不會出場啊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畢多慈點了點頭,道:“你的實力和其他比起來的確要弱一些,但是在距離戰上面你卻占據優勢,記住,上去之后千萬與那小子保持距離,只要不進入他身體周圍一定距離,就不會受到那種神秘攻擊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被畢多慈稱為畢業的中年沉凝瞬間,隨后狠狠一咬牙,身形一動遍掠至童川身前數百丈,做出一個請的手勢,道:“畢家畢業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童川攤了攤手,道:“我的名字你們已經得知了,我就不再多說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看似隨意模樣,但是童川心中卻是冷笑,這畢業故意拉開了距離,想必是看出了一些東西,或者是高手指點,不過對于他來說都是無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畢業聲音落下,雙手迅速劃動,想要搶占先機,不過童川怎么可能無動于衷,只見雙拳同時轟出,元氣爆發,但是在半途之中突然燃燒起來,炙熱的溫度擴散開來,然而他猶如沒有感覺到一般。

            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;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章節目錄,按 ←鍵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鍵 進入下一章。

            偷拍久久国产视频|久草在线资源站手机版|影音先锋资源站玖玖网